青竹蛇儿口,黄蜂尾上针,两般犹未毒,最毒妇人心。

5个月前 (12-30) 0 点赞 0 收藏 0 评论 11 已阅读

(清)艾衲居士《豆棚闲话》:

青竹蛇儿口,黄蜂尾上针,两般犹未毒,最毒妇人心。

原文:

那少年便把书递与他,一手指道:“他如何说‘青竹蛇儿口,黄蜂尾上针,两般犹未毒,最毒妇人心?做诗的人想是受了妇人闲气,故意说得这样利害。难道妇人的心比这二种恶物还毒些不成?”那老成人便接口说道:“你们后生小伙子不曾经受,从不曾出门看见几处,又不曾逢人说着几个,如何肯信?即在下今年已及五旬年纪,宁可做个鳏夫,不敢娶个婆子。实实在在江湖上看见许多,人头上说将来又听得许多,一处有一处的利害,一人有一人的狠毒,我也说不得许多。


青竹蛇儿口,黄蜂尾上针,两般犹未毒,最毒妇人心。

本文收录在
0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